壁虎崖~北梯~曲曲路環穿


壁虎崖~北梯~曲曲路環穿

 

曲曲路一直是我想去的地方,雖然幾次列入計劃,卻因種種原因而未能實施。九月末的最后一個周末,我終于把想法變成了現實。

圣水峪環穿曲曲路大概12公里左右,而公路行程就有四五公里,所以這個行程的安排如果放到夏天有點浪費時間,最好是冬天走這個線,但是冬天又有防火封山,再一個就是這條線路過軍事管理區(非軍事禁區)也是一個小麻煩。所以一直沒有發這條線。

從圣水峪沿公路一直走到軍事管理區的崗哨前橋邊,橋前有石碑雕刻有“青銀溝”三個字,不要過橋哦,從橋右側下河道,沿河道走到一個左側出現山谷的地方,順左側山谷進去,這段山谷不好走,亂石堆疊、巨石橫陳,灌木森森,時見斷續潺潺水流。右側崖壁陡立如削,左側是平緩的山坡,老鄉們開墾的山地,雖然已經廢棄,但果樹滿坡。當你右側出現如同一刀劈開的兩塊立石時,就到了去往壁虎崖的岔路。

這塊如刀劈開的巨石叫試劍石,也不知是哪個驢友起的名字,反正我感覺起得十分創意,既有力度又有浪漫還很形像。攀過試劍石是一個小山谷,不過這個小山谷可是普樂頭一帶山谷的匯總,所有降水都要經過這里下泄。所以下雨走這里是絕對要避免的。溝底有個水池,還有不少的水。后面是比較陡的崖壁,也有驢友從這里攀爬上去的,但崖壁較光滑,很容易發生危險。

溝底小道沿崖壁盤折而上,路是村民們修過的,很好走。在隨著山體將要拐彎的時候,回身可以看到一通修有圍墻的臺階路,拾階而上,上面有座小廟,供奉的什么神仙也沒有看出來。但香火還是接續得上。估計是山神廟,看來這里的路就是村民為燒香拜佛而修的。經過小廟,轉過山體,就是剛進來的那條溝,如刀削的崖壁挺立入云,下面是深達二三十米的深淵,腳下是非常平坦的巖棧路,巖棧路開始比較寬,越走越窄,最后只有一腳寬,這就是駭人的壁虎崖。我把隊友引導上壁虎崖就到下面正對著壁虎崖為大家拍照錄像。看大家過得差不多時,就追上去。

我到達巖棧時,看到最后的一個隊員在過壁虎崖,過去的兩個隊友在指揮著她如何抓石如何移腳,但正在過壁虎崖的隊友顯然有些力不從心,每移一步戰戰兢兢,她真的需要幫助。但這個地方是沒有人能夠幫她的,只能靠自己,而信心是她戰勝恐懼的唯一力量源泉。給她信心就是給她力量。我快步走過去,在窄窄的崖壁上,我和她像壁虎似的貼在崖壁上,我的手摁在了她的手上,讓她增加抓力,更重要的是讓她感覺到我在幫助她,給她戰勝恐懼的信心,并語言安撫她不要緊張。就這樣她向前挪一步,我向前挪一步,并始終保持當她手抓石壁時,我的手搭在她手上,她不敢回頭,但她能感受到我的幫助。最后的兩三步是難點中的難點,不光腳下石棧窄到只能容一腳,而崖壁更是向外突出來,需要用力收腹并抓牢石壁慢慢蹭過去。前面隊友指揮,后面有我的言語鼓勵和幫助,她終于安全到達對面。她到了對面說,當時走到當中就想返回繞行了,可是回也不敢回,就硬著頭皮走,卻是越走越難,雙腿發軟,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這時突然我的出現讓她心里有了底,終于走了過來。

過去了壁虎崖,后面就是去往北梯險境。軌跡比較多,有繞行的,有直拔的。上次我走的繞行,這次選擇直拔。直拔看似近,但坡陡灌木密實,走得艱辛,不如繞行一下省時省力。北梯之險在于陡崖攀石,不過這里的路有腳踩的有手抓的,跨度大的地方有村民壘石成梯,只要小心并沒有什么危險,而且危險的幾個點都安裝了鐵鏈,但對于恐高的驢友來說,走這里是一大挑戰。我認為最險的也就是接近北梯頂時一段壘石路加90度轉身攀崖,這里雖然裝有鐵鏈,但似乎怎么都借不上力,石縫狹窄,攀爬不易,還要轉身,總感覺別扭,不注意就能磕著頭。不過這里腳點手點很給力,小心攀扯不會有什么危險。從這里上去就可以看到北梯頂的云朵蓮花石峰了。這些云朵蓮花石常常被驢友當成北梯論劍的場所。

從北梯頂去往普樂頭有兩條路,直行下溝上嶺再下溝上嶺到普樂頭,另一條路就是向南梯方向繞行,大多數驢友是這樣走的。我們也選擇繞行,左側上石巖,緩緩至高處再緩緩下坡到普樂頭。

我走在隊伍中間,前面傳來消息,前隊發現一顆大梨樹,上面梨很多,正在采摘,呼吁我們馬上靠攏。我沒有按照傳統線路走,帶后邊的隊友抄近道去普樂頭。陽光強烈,近道經過一段林木茂盛的平緩地段,也到了中午路餐時間,我就通知大家擇地路餐。我們路餐的地方不遠有一顆大梨樹,上面果實累累。伸手可摘的品相不好,口感和甜度也差。有人去牧羊人那里借來工具,也有人上樹施展本領。但最好的果實都在頂尖處,夠不到呀,干瞪眼。不過每人還是有點收獲,對于干渴的隊友來說也能節省點水。

普樂頭有幾處殘破廢棄的石屋,當年應該是有幾戶人家的自然小村。有一個石屋完好,住著牧羊人。牧羊人的小石屋利用了太陽能,晚上可以照明,小院里還種著些蔬菜。我和牧羊人聊了一會兒天。牧羊人說這地方一天天的很少見到人,那些梨你們趕緊弄,要不掉到地下就爛了,也沒有人要。還說普樂頭山脊可以走到莊戶山,上面有路。我說那以后我們走山脊時你給帶下路,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普樂頭峰巒疊嶂,奇峰挺立,峰頂森林覆蓋,很像廣西桂林一帶的山景,所以我一直對登頂普樂頭賊心不死。

離開牧羊人走不遠,又一棵大梨樹出現在路邊,這棵樹的梨很大,色澤鮮艷,只是樹桿直挺,想攀爬真要費點勁。有不死心的努力想夠幾個嘗嘗,揀段樹棍往上一招呼,沖下來些梨,多有摔傷,但揀起來就啃,確實好吃。眼饞呀,但還要趕路,走起!

這次活動計劃從普樂頭半山腰直盤到對面山腰,然后從曲曲路下山。但看看時間還早,臨時決定加點餐,走對面山脊。從普樂頭過去會看到山坡上有兩條明顯的小路,一條略上行,一條略下行。上行的是通往迪子草、梯子峪、大洼村方向,也是去往對面山脊的。下行的是通向對面山腰去往曲曲路的。山脊線路走的人少,灌木長得比較瘋狂,但路跡明顯。山脊有一處平坦的草坪,上面都是羊糞,還有兩個石峰,有點兒情趣。站在山脊望對面的普樂頭,竟然還有隊員在那里。直接手臺通知他們走山腰道去曲曲路,并在手臺上指揮他們走下行盤山道,這樣去曲曲路能省1個小時。很順利后隊在兩條道匯合時趕上了隊伍。

兩條路匯合后的山脊道明顯寬暢起來,在匯合處有許多路標。只顧沿山道狂走,也沒有留心四顧一下風景,普樂頭的全景照片沒有拍一個,是最大的缺憾。山脊道且行且低,在一處巨石那里路痕突然了無痕跡。左右顧盼,穿過巨石,看到山道從山體裂縫向下而去,我在巨石邊低矮的灌木叢上系好路標,小心翼翼開始了曲曲路的穿行。

曲曲路和南梯基本相同,都是從絕壁上盤旋而下,幾道折回之形下降,開始是利用絕壁自然坡度下降,小道極窄,自然坡度不能利用時就人工壘砌石塊形成臺階,壘砌的石臺階道比較寬也比較陡,盤折而行,高的一段有十多米,小心謹慎地走過之字形彎頭,就是非常平坦的巖棧道,有的地方還比較寬,還有羊群聚集的痕跡。雖然是從垂直的絕壁下來,但并沒有感覺到害怕,主要是路不難走,再有路邊都有灌木遮擋視線,感覺不到面臨深淵。

從曲曲路下來,前面不遠就是軍事禁區崗亭,人還在山上狗已經開始報警。哨兵自然是要問詢一下,估計他們也是見多不怪,反正也沒有進入禁區,他們并沒有為難我們。沿水泥路而行,心疼地看到地下落滿了梨,抬頭看果實累累的梨掛滿枝頭,有的伸手就可以夠到,可惜呀,這些梨終將化作泥土歸入自然。走到溝口,再次進入河道,與來時的路重合。

在圣水峪村邊,看到許多猴子在莊稼里覓食尋歡。和村民聊天得知這些猴子是一個村民養的,后來這個村民感覺自己時日不多了,就把猴子放生了,自己不久也撒手歸天。這群猴子數量越來越多,禍害莊稼,老玉米都種不成,還到家里搞破壞,轟又轟不走,打也打不得。還是國家保護動物,也不能怎么它們。猴子成了圣水峪村一霸。

活動安全順利,37個隊員,只有隊員灌水到壁虎崖看了看,拍了個照片選擇了繞行,其他隊員均按計劃通過了壁虎崖。

20191010日星期四

試劍石

通向壁虎崖

壁虎崖

壁虎崖




北梯

北梯

北梯向下看

北梯上斷崖

梨樹




山脊路,不遠處的棺材山

山脊路

山脊路

曲曲路上的羊圈

曲曲路巖棧

在曲曲路上看青銀溝口

曲曲路

曲曲路精華路段


曲曲路就在這個絕壁上

摘梨


猴子

猴子

O不說也罷O發表于10-10 16:20  
分享到 
贊過
(171次閱讀/4個評論/5人贊過)
    光明風采
    這就是廟里供奉的神仙。
    光明風采
    塞外客
    強遇到山大王了?偷笑
      不好惹呀
快络牛牛官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