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湖灣環穿


小亭明月20181125日作于亭漠齋  

                                                                      

感謝嗨戶外20181124日北湖灣同行的所有伙伴,感謝各位攝影大師的美圖,感謝小亭明月的美文,祝愿大家戶外平安出行越走越遠!------JUNY)



黃昏的薄暮中,山峰投下的暗影里,七八個模糊的身影正沿著一條斷崖高跌的深谷向下艱緩地行進著。他們時而談笑有聲,時而憂郁不語,時而在亂石間悚躍騰挪快步下移,時而在崖巔觀望躊躇而不能去。一層薄薄的春雪輕柔地鋪散在溝谷、山坡和巨石之間。兩側,是如削如攢、危崖陡立的峰巒,正以駭人的氣勢不斷地在他們四周閃現。他們仿佛穿行在九疊屏風里面,盡管不斷變換的景致不時涌入他們的視野,卻無法慰藉他們越來越緊張的心緒和怕懼。本以為穿過幾個斷崖之后就可以下到山底,卻不曾想到這僅僅是噩夢的開始。后面,斷崖一個接著一個,一個比一個更陡更高,一個比一個更滑更光,更難于攀附,他們的心境也由開始的輕松愉快變成越來越深沉陰郁。暮色蒼茫中,他們的內心越來越不自信,腳步也越來越沉重無力。終于,在攀下十幾個斷崖后,面對著一個崖頂平坦、涓流淅瀝不斷、灰綠色蒼苔遍布的十余米高的斷崖時,再也沒有勇氣和信心繼續下降。他們縮瑟地站在朦朧的夜色中,絕望地觀察著周圍黑魆魆的山影,除了耳旁刮過的冷風以外,到處籠罩著一片可怕的幽暗與靜寂。。。。。。




段文字是描述今年冬末春初的一次戶外穿越,一行八人誤入了北湖灣的這條深谷,試圖沿谷下撤而未果的一次可怕的經歷。斷崖上升已屬不易,下降更是難上加難,何況春雪也來湊足了熱鬧,融雪形成的細細涓流使崖面滑溜難行。JUNY和我身在其中,最后我們別無它法,只好放棄下行,原路攀回,在深沉的夜幕里另擇它路。幸運的是經過幾個小時的艱難跋涉,終于安全下撤。

我一直好奇,我們最后站著的斷崖下,到底還有幾重斷崖?它們的面目到底怎樣的猙獰可怖?今天我跟從嗨戶外來到了這里,終于揭開了謎底。


 


 

我對房山的山情有獨鐘,萬分喜愛。喜歡它的險,它絕壁千刃,峭削挺拔,險得坦蕩,險得直白;喜歡它的秀,它山形奇麗,旖旎多姿,秀得嫵媚,秀得圣潔;喜歡它的雄,它山勢渾厚,磅礴有力,雄得嵯峨,雄得威嚴。我還喜歡它坦蕩的胸懷和毫不忸怩作態的性情。比如今早一下車,它便直接將我們擁入懷抱,并把一系列漸次上升的斷崖絕壁毫無遮攔地鋪展在我們面前,而不像其它的山峰,要平緩地走上一段以后,才可見到它真正的容顏。



這里似乎是廢棄的景區。最初的幾段崖壁邊沿都有由三道鐵絲組成的欄桿作為防護,再向上就不見了防護。也許他們認為上面太難行,反正也沒有人能夠上去,防護做了也是白做,不如放棄。哪成想,天不怕地不怕的驢們,根本就不需要這些礙眼的人工修飾。在最初的幾個斷崖小試牛刀以后,JUNY、我、天外來客、幸福人、湖畔、老K和加冰7人飛速超越了一個天津隊伍(當然A隊更強的幾位大神已經走得不見了蹤影),逃離了他們永無休止的喧騰和播放的擾人心神的噪音污染。





又上行了幾十米,一面二三十米高的灰色懸崖躍入眼目。它直上直下,光溜溜的表面在日光下泛著灰白色森冷的光輝,一道自上而下寬大的流水的痕跡在中間凹處閃著淡黃色亮光,崖壁底部有一個大大的流水沖蝕的凹坑,現已干涸。靠近崖頂幾米處,有一個橫切的裂縫,這個裂縫將斷崖分成上下兩部分,下部突出出來,寬不盈尺,而且流水的沖刷使突出部分呈一個窄窄的斜面,上面有深淺不一的腳窩。這個窄窄的斜面就是我們通過的必經之處。



此刻,領隊飄過無痕已經站在了這條裂縫的中間位置,一手攀住石縫,用另一只手和腿部的力量,保護一個又一個隊員安全攀上上面的斷壁。較早上去的隊友,并沒有急于上行,遺落凡塵拉著繩子,天下一人在上面接應,還有幾個熱心隊友也關注著,隨時準備幫助大家,場面十分暖心。輪到了我,我小心翼翼地走上斜面,將手扣牢,身體緊貼崖壁,在斜面上緩緩移動腳步。本打算站在裂縫的角度觀察下面的斷崖,些許緊張卻使我無暇顧及。前有飄過無痕,后有天外來客,上有接應隊員,頃刻之間就成功攀上了這個令人怕懼的絕壁。從上面探身觀望,還是使我倒吸了一口涼氣。試想,如果上次不原路返回的話,要想在暗夜里從此處下到崖底,沒有任何繩索保護的我們,也只能期待立刻從肋下長出一雙美麗的翅膀了。。。。。。



又攀過了一個斷崖,我就站在了上次我們被困厄不前的崖頂。觸景生情,別有一番滋味。每一個斷崖,每一塊頑石,每一個印跡,都是那樣的熟悉,恍如昨日。記得其中有一個濕滑的斜坡,一名隊員在下降時差點滑下十余米深的崖底,受驚不小。黃昏中再次返回時,無論如何不敢在原路上去。當時,隊伍中先前探路的兩名隊員近乎精疲力竭。“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我自告奮勇,爬上右邊陡坡去探路。我嬌小的身軀此刻卻爆發出無限的能量,攀附輾轉于草坡和荊棘之間,居然也找到了一條能夠繞過那個濕滑斜坡的小徑。今天,沒有了雪的可厭干擾,干燥的坡面及其容易通過,真是上天弄人啊。




接下來十分簡單,在溝谷中繼續上行不久,沿著一條茅草小徑右切上山,再攀上一個亂石堆疊的山頂,就見到了一條平坦的“高速路”。這是一條專屬B隊的康莊大道,也是A隊同B隊匯合之處。我們A隊率先抵達,于是尋了個開闊且日光充足的地點,分享美食,大快朵頤了一番。





餐畢,經過了一個里面有一潭碧水的溶洞,再在半山橫切了一段,就來到了一個埡口。回頭看去,在碧藍的天空下,象鼻山寧靜、安然地屹立于天地之間,神情好像一個母親看著自己吃飽的嬰孩沉睡時表露出的那種滿足和幸福。





 接下來很長的一段路,是在雋峰聳立的山脊上升升降降,起起落落,走起來十分有趣。在峽谷中行走,可以近距離地感受大山和危崖那動人心魄的氣勢和令人驚駭的壓迫之感。而在山巔漫步,卻是另一番輕松愉悅和恬淡閑適的體味。陽光熱烈而溫情灑在脊背上,暖意融融。周圍是金黃的細草,它們密密地簇擁在一起,像一塊巨毯,隨著起伏的山勢鋪展開去。清風拂過,草尖微微頷首,仿佛一片麥浪蕩漾在泥土芬芳的香氣里。背陰處,叢叢枯木臨風而立,雖然風刀霜劍已將它們的葉子完全摧落,但走在斑駁的樹影中,卻仿佛聽到生命在枯枝中萌動孕育的聲息。








下山之路本以為平淡無奇,哪成想卻是接連不斷的驚喜。先走過一條塵土彌漫的驟降小徑,接著縱橫在大如巨室、小如盆缽的亂石間,之后在危機四伏的崖壁小道上橫切,還不時地穿過幾個十余米的斷壁殘崖。周圍更是移步換景,沓嶂回崖。不斷迭出的峰巒使人眼花繚亂,目眩神迷,真是一個驚喜接著一個驚喜。可是,就在沉迷流連之際,拐過一座山峰,卻發現行程戛然而止——一條公路突兀地呈現眼前。大山又敞開胸懷,毫不留情地將我們傾吐了出來。行程雖然結束,卻留下了“余音繞梁,三日而不絕”的無窮回味。。。。。。










Juny發表于2018-11-25 16:43  
分享到 
贊過
(1563次閱讀/7個評論/14人贊過)
    伊森Eason
    這條路應該是和兇險的戶外一條了。難度系數較大。
    伊森Eason
    無意中搜索到在這篇帖子,只聽收了胖哥的是,來讀文字更有感覺。先頂上去
    小亭明月
    也給協助我發表的JUNY點個贊強
    小亭明月
    首先給發活動的領隊點個贊強,順便給自己也點個贊可愛
    白
    時空穿越,虛實相間,用內心的起伏襯托出艱辛與喜悅!好文!
      謝謝關注
      感謝細心閱讀,感謝鼓勵!這條線路是近一年走過的最精彩的線路,兩次不同的經歷更是別有一番體會。
快络牛牛官网官网